xinde

我的母亲


2003-05-01 09:22:23 来源:信德报(第181期)

    我的母亲离世已经十七年了,对一个女儿来说,即使再过十七年对母亲的生平,也是难以忘怀的。母亲与众多的主内兄弟姐妹一样,是个虔诚侍主的人,只是我觉得她的信仰生活又与众有所不同。
    以前,在我们那个拥有三千口人的村子里,只有母亲一人奉教,且村里的人大多对奉教持敌对态度,父亲尤为严重。面对这样的社会群体,生性不与人争的母亲艰难而又坚定不移地走着她的信仰之路。
    听大姐说,有一年圣诞节,她和母亲瞒着父亲,抱着不满周岁的大哥,去十几里外的村庄过瞻礼,途经一条水不多而且已结冰的小河,为了赶时间,母亲就找了一处冰面约一米宽的地方想逾冰而过。本来母亲认为,就一米多宽,还结着冰,稍一使劲儿,就能迈过去,没想到由于天黑看不清楚,冰冻的又不实,一脚踩下去,“咔吧”一声,母亲抱着大哥陷进了刺骨的河水中。母亲由于害怕父亲知情,没敢回家换湿透的衣服,就这样领着大姐、抱着大哥继续赶路。到了那个村庄,那里的教友一看这情形,都为母亲的行为所感动,赶快给母亲找来替换衣服,让母亲换上。后来,父亲知道了此事,母亲便挨了一顿重打。
    我记得小时候,每当我和妹妹在大街上玩耍时,常有人嗤笑我们说:“给我们念段经,让我们听听。”当时,我感到很屈辱,回家告诉母亲,母亲总是说:“别理他们,天主知道我们在这个村受的凌辱,他会赏报我们的……”
    母亲常说:“天主赏给我的子女,我一个也不能丢。”当大哥到了相亲的年龄时,父亲坚决要娶个教外媳妇,母亲则相反,为此,家庭发生了分歧,矛盾重重。一次,又有媒人介绍了个很合父亲意的教外姑娘,他就把大哥叫到跟前,再三叮嘱说:“你到了姑娘家,人家问你信教不,你一定要说不信!”大哥遵命去了,但事与愿违。大哥刚踏进姑娘家的门,第一句话就说:“我奉教。”那姑娘转身就走了。回来后,媒人恼怒地告诉了父亲,父亲气得把大哥叫到跟前,“啪”地一个耳光打中了大哥的右耳根。大哥的右耳被打聋了,吓得他一夜未归。母亲的心都碎了,且哭了一宿。事已至此,父亲也后悔了,毕竟是一家人,那是他的亲生儿子呀!
    圣经上耶稣说:“哀恸的人是有福的,因为他们要受安慰。”是的,感谢天主,大哥终于给我们娶了一个称心如意的好嫂子,母亲的眼泪没有白流。
    母亲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,把我们姐弟七人都领上了基督之路。现在,我们姐弟七人都已成家,且都是教友家庭。然而,前进仍是个人的事,我们只有像圣保禄宗徒说得那样,顺从主的教诲,持守诫命,奋勇努力,永不松懈,才能到达终点,才能和母亲相聚于天乡,才能使母亲说的“天主赏给我的子女,我一个也不能丢”这句话成为真正的现实。(河北/李玛利)
  •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  • 1、投稿: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,但请勿一稿多投。
  • 2、版权:凡本网注明"来源:信德报、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"的所有内容,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。欢迎转载,但请注明出处。
  • 3、文责:欢迎各地教区、堂区、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,信德网一旦刊登,版权虽属信德社,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,文责一律由投稿者(教区、堂区、团体、个人)自负。
  • 4、转载: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信德报或信德网)"的内容,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。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。